2019 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指数出炉,政治局势变化影响亚太地

在最新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指数中,有两项指数在 22 个地方大幅上升,突显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态对新闻报导自由影响之巨。在马来西亚,执政联盟在大选中惨遭出局,这在马来西亚独立 62 年的历史中前所未见。此一空前巨大的改变不但给僵化的媒体带来一股清新,也转变了记者採访的环境,马来西亚新闻自由排名因而前进到第 123 名。马尔地夫选出的新总统,竞选之初便坚定承诺将提升新闻自由。就任后实现部分诺言,使这个印度洋群岛的排名大幅跃进至第 98 名。

新闻「黑洞」越陷越深

相比之下,中国、越南的新闻自由状况却加速恶化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、越南国家主席阮富仲权力一把抓,不但使两国排名下滑,甚至几乎垫底。中国排名第 177,越南名列第 176。2018 年三月,习近平修宪,顺理成章当上「万年国家主席」。阮富仲一人兼任越南共产党和国家最高领导。无论中国或越南,领导人一方面压制国营媒体上所有的辩论,一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压企图表达不同声音的公民记者。越南羁押了约 30 名职业和非职业记者;中国羁押的人数将近是越南的两倍之多。

中国的反民主模式奠基于欧威尔式高科技全面监控和操纵,北京甚至在国际间宣扬此一模式,状况之严重已到拉警报的地步。中国除了干扰在其领土上工作的外国记者,现正建立一套受其管控的「世界媒体新秩序」,企图监管外国媒体。相关资讯请参见无国界记者组织最近发布的 报告 。

2018 年七月寮国一处水坝突然溃堤,当局严禁记者採访。这起事件使寮国新闻自由排名因此下滑一名,现排第 171 名。这些採行一党独大的国家与他们的北韩「兄弟」越走越接近。北韩因其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川普会面之举动,貌似有所开放。排名因此微幅上升一位,位居第 179 名。

官方审查和自我审查越来越多

媒体的编採独立和自由遭到攻击,但中国式全面新闻控管却成为效法的对象,越来越常出现在反民主政权中。新加坡(第 151 名)视自我审查为标準规範;汶莱(第 152 名,-1)、泰国(第 136 名)也都执行新闻控管。同样的,官方审查也成为柬埔寨(第 143 名)的规範;柬埔寨政府清剿了所有独立媒体。香港(第 73 名)主流传统媒体感受到需遵守北京命令的压力。

由于缺乏与当局抗衡的编採独立,2018 年巴布亚纽几内亚(第 38 名)和东加(第 45 名)自我审查开始增加。巴基斯坦(第 142 名,-3)军政权于 2018 年七月总统大选第二轮选举中骚扰媒体,导致官方审查加剧,情况恶劣之程度与巴国军方独裁时期相当。

实地调查採访致命

记者在巴基斯坦现场实地採访时,面临极其危险的环境。2018 年至少三名记者因工作而遇害。阿富汗(第 121 名,-3)安全情况更叫人忧虑。儘管阿富汗政府努力改善,但仍有 16 名记者在採访现场不幸罹难,其中 9 人更死于冲着记者而来的双重爆炸案。在阿富汗当实地採访的记者需要更大的勇气。相比之下,孟加拉(第 150 名)状况虽没这幺严重,但也够叫人担忧。报导示威和选举的记者往往变成攻击目标,遭到前所未见的暴力对待。

由于施暴者常常能够免受惩罚,因此对记者施以肢体暴力便成常见的手段。这状况依然发生在斯里兰卡(第 126 名)。2018 年印度(第 140 名,-2)至少有 6 名记者在企图完成採访的过程中遇害。来自包括安全部队、组织犯罪、激进分子等各方的暴力行为不断增加,导致死 6 名记者死亡的悲剧。

网路骚扰和不实资讯

无论是网路上或现场报导,印度记者都常遭到攻击。敢在网路上批评印度总理莫迪之印度教民族主义意识型态者,一律被归类为「反印度」败类,一定要遭到肃清。莫迪政府的态度也促成恶劣之至的网路骚扰大军集结。莫迪的网军不只对记者祭出死亡威胁,甚至不惜採用强暴恐吓手段(网军特别视女性记者为骚扰目标)。相同的状况也发生在菲律宾(排名第 134,-1)。除了菲律宾总统杜特蒂政府对独立媒体发出攻势以外,精心策划的网路攻击也同时出击。网路新闻网站 Rappler 和其总编玛莉亚瑞萨 (Maria Ressa) 便是最具代表性的案例。瑞萨除不断遭受网路骚扰外,还被迫面对由各个不同政府机关罗织的一连串控诉。

缅甸(第 138 名,-1)使用社群网路的状况令人忧心。有心者利用脸书散布不实资讯和反罗兴亚人的仇恨讯息,这状况竟无人控管,还形成有利翁山苏姬政府的形势。 路透社记者瓦隆 (Wa Lone) 和觉梭 (Kyaw Soe Oo) 因调查屠杀罗兴亚人一事,2018 年 9 月遭缅甸法庭重判七年徒刑。翁山苏姬政府对两名记者的判刑视若无睹。

民主政体沈沦

一波接着一波的不实资讯侵蚀亚太地区之民主,连带损害新闻了自由。不实资讯的散播如披着糖衣的毒药,叫民主国家难以抗拒。其结果是许多国家在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指数的排名纷纷下滑。有些国家以管制社群网路为名,实行压抑言论表达之法律而妨碍调查性新闻报导,排名也因此下降。尼泊尔(第 106 名)、萨摩亚(第 22 名)便是其例。

有些国家因缺乏结构性改革而无法扩大新闻自由,这情况使得南韩(第 41 名)、印尼(第 124 名)等国,排名无法进步。此外,如台湾(第 42 名)、蒙古(第 70 名)等则由于媒体环境趋于两极化,独立新闻报导的执行极为困难。

多元主义面临危险

媒体所有权集中和商业利益导向导致媒体越来越难维持多元化,日本(第 67 名)、澳洲(第 21 名,-2)便是代表。纽西兰(第 7 名,+1)虽然也面临相同状况,但因纽西兰法规能避免媒体产权过度集中,纽西兰排名因此上升一名,显示主管机关的保障有所帮助。

令人欣慰的是,有些国家虽然状况混乱,但新闻自由仍获得小幅胜利。斐济(上升 5 名,排名第 52)、东帝汶(上升 11 名,排名第 84)、不丹(上升 14 名,排名第 80)虽然是年轻民主政体,国家还走在建设的道路,但其媒体善尽职责,2018 年平衡报导国会大选,排名因此有所进步。由这三国的进步可看出,记者能自由工作,无需担心遭到骚扰或军事、政治报复,对民主社会的发展致为重要。